菜单

GAI被锤倒后,我在他下架的作品里找到了一首90年代街机厅的嘻哈歌曲

2018年1月30日 - bet36体育在线
GAI被锤倒后,我在他下架的作品里找到了一首90年代街机厅的嘻哈歌曲

和现在整洁的街机厅比起来,这首歌里的街机厅,才是最符合老玩家记忆的那个江湖,那个脱离了学校家长掌控的无序之地。继PG ONE之后,《中国有嘻哈》的另一位冠军——GAI,也被锤倒了。虽然都被锤倒了,但两位嘻哈冠军倒掉的过程完全不同:PG
ONE是自己作死,带着“涉毒”“涉黄”等负面关键词,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;而GAI在“强行退出”《歌手》前,用一曲《沧海一声笑》爽翻了观众,本就带着浓重痞子气、江湖气的他,把黄霑笔下的江湖快意唱得酣畅淋漓。但这很可能是这位“从良”嘻哈歌手在主流舞台上的绝唱。尽管他在央视舞台上带着全场观众大喊“祖国万岁”,他无比珍惜跻身主流的机会。但他的命途不会因主观的珍惜而改变。随着一纸禁令,包括GAI在内的所有嘻哈歌手,都消失于主流媒体,随之而来的就是嘻哈歌曲被全网下架。在GAI主动下架的作品里,我找到了一首有关游戏的说唱作品——《抢币》。这首歌以一个流氓的口吻,描述了在游戏厅里勒索学生,用抢来的游戏币打街机的场景。虽然有很多重庆当地的口语,但只要你是上世纪90年代在街机厅里厮混的老玩家,你听过之后一定会秒懂。MV视频没过审,所以只能听音频了。《抢币》发行于2015年,是GAI与另一位Gosh(重庆说唱团体)成员Tory合作完成的嘻哈作品。歌词如下:> Verse 1 (Gai”>:>> 我没有读过书 屋头也没得钱>> 游戏厅里头坐 四个币才一块钱>> 打飞机的飞行员记到抵拢倒拐哈>> 我找你没得事情只是想跟你打架>>
>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,要听清我的话>> 小娃儿傻,书包刮,看我抠烂你的胩>> 我妈说我没得脑壳>> 我抢钱因为我要买点补药>>
>>> 手朝你,包包头摸,边边上梭,老子人多他们喊我喊哥>> 一颗两颗比星星还多,一定子把你打成个帅哥>> 两颗币投进切,跳舞机,就可以豁个批>> 打九七,三挑一,烟锅巴,朝你手上居>>
>>> Hook: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,拿颗币来打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,小娃儿个人边边耍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,拿颗币来打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,we dont give a fuck>>
>>> Verse 2 (Tory”>:>> 我喊你拿颗币来打小时候没得钱老子就抢来用>> 过来站到起老子搜身,不要动>> 兄弟伙分不来轻和重,打得你妈老汉儿心头痛>> 察二哥要把我送到警察局头关起>>
>>> 但我屋头走了一点关系,出来老子继续抢>> 管你妈的批的只要老子爽>> 裹一个高年级的婆娘站到边边看我打游戏>> 把打得撇的小娃儿邀起来你在打个屁>>
>>> 老子当到老板儿的面摇杆儿搓断耍科幻>> 这个游戏厅老子们说了算个人看到办>> 不打伙那就等到吃散伙>> 老子在喜来登开个房你在旁边站到看我干bitch现在的电玩城,当然是环境整洁、设备现代、秩序井然的游乐场所。但这首歌里的街机厅,才是最符合老玩家记忆的那个江湖,那个脱离了学校家长掌控的无序之地。早年在街机厅行走厮混的朋友,一定会对弱肉强食、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有着深刻的理解。那里常年弥漫着呛人的烟雾,制造烟雾的是一个个放射着或凶狠或鸡贼眼神的小混混。你想在街机厅里稳坐一整天的话,单凭过硬的游戏技术是远远不够的,往往要靠拳头和兄弟才能立足。当年的街机厅里,经常能看见刘华强这类“狠人”越是小地方的游戏厅,这一点就越是明显,被“抢币”或者抢别人币的经历,恐怕是社会给老玩家们上的第一堂课。想必GAI当年也会是重庆某街机厅里的“一霸”所以说,GAI身上那浓厚的江湖气,恐怕少不了游戏厅的熏陶。要不然他也写不出能够超越情怀层面、从本质上还原街机厅荒蛮江湖的嘻哈作品。而当GAI一心想要跻身庙堂,却只能远离江湖后,《抢币》注定是他不会再唱的作品,而是他想掩埋掉的作品。就像我们的大多数人一样,当年那些个烟雾缭绕的暗黑游戏厅在心里,只是一个情怀罢了,习惯了窝在沙发里,吹着空调,看着60寸的大屏幕玩主机游戏的日子后,有谁还愿意回去吸二手烟呢?我们需要优秀的内容(文字/视频)创作者共同合作,有意者可以投稿至: tougao@dj.sina.cn如果你想加入游研社,也欢迎将简历和个人介绍发往我们的招聘邮箱: hr@dj.sina.cn 关注公众号”游戏研究社”( yysaag “> 发送 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 屏保 /还记得Win95上的那个“三维迷宫”屏保吗? 赵云 /社长说:赵云是如何在三国游戏里逆袭成“人气王”的 传奇 /张家辉没有回收我的麻痹戒子 封杀 /“请愿封杀中国区!”国外的吃鸡玩家正在举行一场大规模抗议活动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